听花

cp向喻黄双花,不接受拆逆
我可以单身,我cp必须结婚
糖糖糖糖(〓 ̄(∵エ∵) ̄〓)应该不会发刀(喻黄都能虐还有什么不能虐的吗??)
如果……前后矛盾,大概只是我忘设定了(´°ω°`)↯↯

【喻黄/索夜】溪山王国的国王与骑士(R)

四级还愿!爱队长爱黄少,未成年小朋友勿点哦
感冒了,发完睡觉(并没有写完,也许后续不会写)
内容索夜为另一个世界的喻黄,没有本体喻黄,tag勿掐,有不满请私信我
链接戳不了,就戳评论链接吧
看不了点proceed哦~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769488

【双花】七夕贺文·花开(上)

这是肉,我的悲剧手速使我来不及开它 ( ̄ε(# ̄)☆╰╮o( ̄▽ ̄///)
大家七夕节快乐,还有孙哲平大神,生日快乐!
(〓 ̄(∵エ∵) ̄〓)(〓 ̄(∵エ∵) ̄〓)正文(〓 ̄(∵エ∵) ̄〓)(〓 ̄(∵エ∵) ̄〓)

    “冠军是……中国队!”
   
    “请问张佳乐大神,第一次获得冠军是怎样的感受?”记者们堵在场馆选手通道的出口,推搡着往前挤。队长喻文州和领队在队伍正前方准备去往记者会现场,显然他们面前也是拥挤着的记者们。
   
    “喂喂喂,你们都不来问哥的吗?我可是准备了很久的,最后一击还是我动的手,你们这样冷落我,心不痛吗?”黄少天看张佳乐出神的样子侧身走过来接住记者的话。
   
   “有什么问题请在稍后的记者会上提问,我们会尽力回答各位记者。”在前方的喻文州停下来解围。

“请问张佳乐大神夺冠后有什么想说的?”显然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好奇的事情。

张佳乐站起身:“我一直都相信,我们能够获得冠军。”

“昨天义斩的孙哲平大神来到了苏黎世,请问您知道吗,您有什么想说的吗?”记者继续问。

“没能和大孙一起拿到这个冠军,我很遗憾。”张佳乐面色平静。

记者会持续了很久,终于到了尾声。

张新杰站起来:“请问各位还有什么需要提问的吗?”

鸦雀无声。张新杰并不是国家队的队长也不是领队,突然站起来说这么一句话,众记者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没有的话,张佳乐前辈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我张佳乐,从霸图退役,下个赛季起将不再参加联盟的比赛。”张佳乐一石激起千层浪,安静下来的记者会现场重新沸腾。

“请问张佳乐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请问张佳乐作这样的决定有事先通知过霸图战队的其他人吗?有通知过国家队的其他成员吗?”“请问张佳乐是要再重复一次之前从百花退役后在霸图复出吗?”“请问张佳乐有计划退役后从事怎样的工作吗?”

张佳乐左手握住因比赛激烈不住痉挛的右手:“我的年龄已经步入了职业选手的暮年,退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我已经与国家队的队员以及霸图战队的队员们商量过,并且得到了他们的肯定,我不会复出第二次,退役后的工作还没有具体想过。”

记者们疯狂拿着自己的本子记录着,新闻官示意喻文州结束记者会。喻文州接上张佳乐的话:“感谢各位以及各位的报社、读者们对于我们国家队的关心,比赛刚结束,队员们需要休息,我们的记者会到此结束,如果各位还有想问的问题,欢迎在我们回国后致电联盟。”

回到酒店,张佳乐脱下队服外套坐在床上,退役并不是夺冠后才想到的,早在邀请赛进行过半时,他就发现了自己右手的问题,敏锐如黄少天也迅速地清楚他的病情,虽然他并没有声张,但是两人频繁出入队医的房间很快就被其他人发现了。所有人都明白这场比赛对他的意义,没有人阻止他的疯狂,叶修当时随意瞥了眼检查结果,把那张纸丢给他:“哥没带帐号卡,不过你要是真不行了,百花缭乱哥用着也没差。”

真幸运,他坚持到了最后,迟来的冠军,终究还是到了他的手里。记者会上记者问他想说什么,他看着摆放在正前方的奖杯,恍惚间只想流泪。回到了一个人的房间,恍如梦境。

门外人的敲门声响了几回,张佳乐才回过神来开门,门一开,来人就扑住他:“乐乐乐乐,来来来,恭喜你,一偿夙愿,退役了,可以喝酒啦哈哈哈哈。”

一看这个话量就是黄少天,他提了一打啤酒过来,身后还跟着个人——孙哲平。

张佳乐拉开易拉罐递给孙哲平,转头问黄少天:“你要不要?”

“不了不了,我喝不了,百分百酒精过敏,再说了冠军这东西不嫌——呸呸呸,等哥退役了,也要喝得大醉一场,去医院急救也认!”

“little boy。”张佳乐白了他一眼,“你乐爷今晚就可以放开嗨!”

“靠靠靠靠!能喝酒了不起啊!”黄少天还想再多说着什么,喻文州正好路过:“少天?你在干什么,回房间了。”剑圣大大就被他家的术士拐走了。

孙哲平关上门,拿起啤酒,和张佳乐碰杯,一口喝尽。

张佳乐把易拉罐随手丢在一边,靠近他,脸色微微发红,是有了几分醉意,不过没有醉倒。“大孙!我得冠军了!”

“嗯。”孙哲平少见的有几分温柔的神色。

【喻黄】蓝雨庙的尼姑(R)

生日贺文,链接在评论区,教练!我还想写bdsm
联盟最可爱的王牌黄少天大大,生日快乐鸭ε٩(๑> ₃ <)۶ з
性转注意,吃不下记得右上角
(〓 ̄(∵エ∵) ̄〓)(〓 ̄(∵エ∵) ̄〓)正文的分割线(〓 ̄(∵エ∵) ̄〓)(〓 ̄(∵エ∵) ̄〓)
黄少天被脸上挥之不去的痒意弄醒,摸一把脸,是长发,难道自己拿了冠军太兴奋乱性了?他吓得浑身一震,僵硬地转过头,哦,还好还好,旁边没人。头发哪来的?咦?我头发变长了?

手碰到胸前还是有点突起但勉强算平坦。黄少天:??

难道我变成妹子了(´°ω°`)↯↯?黄少天惊悚地想,他准备摸一把胯下,他摸了:卧槽……真的变成妹子了!!

幸好昨天决赛过了,今天不用训练。不对,这样我回家怎么告诉我爸妈?黄少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忧愁地看着门发呆。

门外传来拖鞋的声音。“少天?起床了吗?”喻文州的声音透过门。

黄少天随手套了一件T恤,拧开门把手,撞进喻文州的怀里,发尾飘起一片阴影。

“请问小姐是来找我的?”心脏的锦鲤现在是懵逼的。

“队长!是我啊,少天。”黄少天委屈地出声。

在黄少天不断的文字泡骚扰下,喻文州终于相信了眼前的妹子就是黄少天。

“少天想怎么办?”喻文州搂着变成妹子的黄少天。

娘化的黄少天身高也娘化了,穿着T恤像穿裙子似的,骨架也缩小了好几圈,撑不起来衣服的肩膀露在外面泛着盈盈的光。

黄少天嘴角一咧,小虎牙盛满阳光:“我们蓝雨庙今天终于有尼姑了!队长,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谁变成妹子了就让对方来一发,哥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说话算数。”

“少天,”喻文州无奈,“快想想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如果以后一直这样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今天一醒来就这样了。”黄少天委屈巴巴,黄少天觉得自己醒来的姿势不对,要回去重睡,文州亲亲才能起来。

喻文州拉好他的衣服:“今天不用训练……这样穿着回家不太好吧,去买衣服。”

黄少天满脸通红地跟着喻文州回到宿舍。在回宿舍之前最后一站被贴心的队长带去买内衣,内衣店的小姐姐扫了他一眼:“你没有胸,穿A就够了。”

喻文州笑的滴水不漏,黄少天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队长队长买了就可以了,我们走吧走吧走吧,我饿了,我想吃一楼的蛋挞。”

“少天确定没问题吗,不需要试穿一下?”喻文州指着更衣室。

“不会有问题的,你看这个姐姐长的好看,说话又这么好听,怎么会有问题,队长我们快点买完回宿舍。”黄少天推着他。

“可是少天不是说想吃一楼的蛋挞吗?”

“没有,我什么时候说的,我什么都没说,队长你不要随便说,快快快快,回宿舍。”

就成了现在的样子,喻文州大包小包提着黄少天的衣服回到自己的宿舍,黄少天本想分担一些,被喻文州以“怎么可以让女孩子提东西”拒绝了,最后一站的经历太刻骨铭心,黄少天都没注意到自己直接跟着喻文州去了他的宿舍。

进了喻文州宿舍才想起来回自己那:“靠!忘带钥匙了。队长,我今天就睡你这儿了,我去冲个澡!”

“可是……”喻文州想拒绝,但是黄少天已经冲进淋浴房拧开了花洒。他并不是第一次在喻文州房里留宿,作为战队的正副队长,在一起复盘讨论战术是经常的,黄少天累了就直接在他这里睡也很常见,只是辛苦喻文州,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自己床上,但是心里有点想法都不可以,一旦越过那条线,黄少天不肯接受,蓝雨的双核要怎么办。更何况黄少天变成了女孩子,两性的距离让喻文州不敢留他。

喻文州思考如何拒绝黄少天的间隙,黄少天已经冲完了澡,长发还滴着水,稍短的部分贴在脸颊上,水滴顺着下颚滴在胸前,身体只用浴巾包住。

“少天!”

黄少天抱住喻文州,女孩子柔软的身体紧贴在他的身上,他们之间只隔了夏季轻薄的T恤和一层浴巾,透过布料传来的心跳声不断提醒喻文州这点。现在不能推开他,喻文州这么想,黄少天身上只有这一条浴巾,如果推开他,浴巾就会掉下来。喻文州变得僵硬。

【喻黄】夏日晴空(ABO)chapter4上

木有写完_(:з」∠)_
感觉自己写的好辣鸡_(:з」∠)_
努力写好让自己不那么废啦啦啦,有看文的姑娘的话,口以催更一下咩(´°ω°`)↯↯
(〓 ̄(∵エ∵) ̄〓)(〓 ̄(∵エ∵) ̄〓)正文君(〓 ̄(∵エ∵) ̄〓)(〓 ̄(∵エ∵) ̄〓)

王杰希就在临近的建筑里,解剖刀散落在一张足够放下高大的alpha尸体的桌子的一边。一具看起来比较纤细的尸体躺在另一边,解剖的刀口已经被王杰希缝合好。

“神奇的魔术师,剖过了和没剖似的。”黄少天伸手戳了戳尸体,王杰希的缝合技术非常好,几乎是完全看不出走线的痕迹。“老王你这么厉害怎么不给活人缝?”

王杰希的手还滴着水显然是刚清洗过了。“你别乱戳。给活人缝不成这样。”

“怎么样?”喻文州及时打断黄少天捧哏。“这些尸体看上去不像是死去很久的样子。”

“嗯,死亡时间在一周内。”王杰希抓住尸体的手像只招财猫一样来回晃荡:“胃里几乎什么也没有,手臂上有针孔,血液里没有疑似毒品的成分,基本判断这些人都不是瘾君子。体表没有虐待痕迹,除了这个omega。”说着还把着尸体的手指向另一边比较纤细的尸体。

“哦,亲爱的老伙计,你不要这样卖萌好吗?一点都不萌只有诡异啊!”黄少天吐槽他的动作。

张佳乐饶有兴趣地拉起omega的尸体,这是位女性omega,从骨相来看,五官分布均匀,即使脸部被割的皮肉外翻,依然可以想象出她生前美目流转的风韵。她的身体正面除了手腕上有一圈可以判定是捆绑造成的青紫,和腹部的刀口外,几乎没有伤痕,肤色白皙,骨肉匀称。翻过来背部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死的太吓人了,张佳乐想。

黄少天插嘴:“她肚子那块怎么回事?老王你偏心啊,给妹纸缝那么丑。”

“不是王。”周泽楷解释。

【喻黄】锦鲤文州使用指南(R)

链接请大家手动一下,手机更新(肾虚脸)
这个是存稿,四级许愿稿
肉柴车破,大家吃的开心就好,么么,复习去
下次估计是性转paro的甜饼(R接受点梗)
(〓 ̄(∵エ∵) ̄〓)(〓 ̄(∵エ∵) ̄〓)正文分割线(〓 ̄(∵エ∵) ̄〓)(〓 ̄(∵エ∵) ̄〓)

“队长队长,快让我抱一下。”喻文州刚进家门,黄少天就冲过来。

喻文州带上门,拥住自己的恋人:“怎么了,少天?”

“明天就要考四六级了,不都说你是锦鲤吗,快抱一下,四级退散退散~”黄少天顺势蹭蹭他的肩膀。

退役以后的黄少天,没有从事荣耀相关的工作,反而进了s大成了大学生。明天就考四级了,徘徊二进宫可不是机会主义者该有的风格。

8月22日,四六级查分。喻文州回到家里,却没有看见黄少天。

这本是黄少天的暑假,他不在家,也没有说要去找谁玩,显然不正常,喻文州拿出手机播他的电话。

没有等待太久,就被接通了:“喂,队长。”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164726

【喻黄】精神疏导(R)

我流哨兵向导
向导喻x哨兵黄
其实哨向设定没啥用_(:з」∠)
外链小阔爱们试试??为什么我的链接点不进去(┯_┯)楷式崩溃
肉柴车破
(〓 ̄(∵エ∵) ̄〓)(〓 ̄(∵エ∵) ̄〓)能放上来的部分(〓 ̄(∵エ∵) ̄〓)(〓 ̄(∵エ∵) ̄〓)
事件解决的午后真是令人放松。喻文州擦干手臂上的水珠,回到客厅的时候,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快速地切换电视中的节目。

发尾在黄少天颈后微微打着勾,随着他的不停的动作在对比其他哨兵稍显白皙的皮肤上扫动。

看了真想让人亲一口,喻文州这么想着,不过现在显然不是一个好机会,自己的哨兵正因为事件中的某些场景而困扰着。

“少天,我们来做精神疏导。”喻文州柔和地出声。

背对着他的黄少天扭过身来:“队长你走路都不出声的吗。”

喻文州站在沙发后拥住他:“开始吧。”

黄少天安心地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喻文州的精神触丝伸出一个小角,戳了戳黄少天的意识海,磅礴得少见的意识海似乎是害羞了,缩了一下,然后又舒张开。精神触丝迅速长大变密,覆盖住意识海,伸出的角轻柔地穿进意识海里,迅速地将无用的或黑暗的信息从意识海里丢出来,变密的精神触丝裹着意识海均匀节奏地收缩,像哄小孩子睡觉。意识海在这样的节奏下,缓缓地膨胀放松。

黄少天抬头睁开眼睛正巧对上喻文州那双桃花眼,不论什么样的情况,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让他的脸招惹了红晕。

黄少天小幅度地偏了偏头,开始垃圾话:“好久没做过精神疏导了,超级舒服,老叶那家伙……”

喻文州低头吻了一下他的发顶。

黄少天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喻文州笑眯眯地开口:“少天体温变高了。”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085295   应该是这样吧━(○´エ`)(´エ`●)━

【喻黄】夏日晴空(ABO)chapter3(下)

上次没更完,怕gn们看不到
(〓 ̄(∵エ∵) ̄〓)(〓 ̄(∵エ∵) ̄〓)分割线(〓 ̄(∵エ∵) ̄〓)(〓 ̄(∵エ∵) ̄〓)
“面相富贵?是不要脸吧。”张佳乐嘴角一弯,忧郁美男画风突变。

黄少天沿着张佳乐发呆时的角度往外看,被沙子遮住的漆黑天空什么都看不见,他眯起眼睛,声音低沉:“也许我们有新发展了。”转而明亮:“毕竟,你可是幸运E神啊,乐乐。”

楼下喻文州奢侈地捧着一杯热水在喝。

“执行任务还能这么清闲,你们第三军校都是这样的吗?”王杰希凉凉道。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喝完最后一口,放下:“困在这里,不清闲,也做不了其它事,还是好好修整一下比较好。说不定,黑风暴会给我们惊喜。”

周泽楷意外地出了声:“对。”

“希望如此吧,毕竟你是姓锦鲤的。”

黑风暴果然如王杰希所说并未持续很久。天空从风沙的支配中显露出来的时候,归根特别队也从建筑里走了出来。

地面的黄沙又堆积了一层,黄少天闲不住地一会儿和卢瀚文飙垃圾话,一会儿招惹王杰希。终于黑风暴和黄少天的叽叽喳喳一起在张佳乐炸毛地一个手雷当中结束了。

手雷从窗中被掷出百米,在一个突起的小沙丘上炸开,漫天黄沙散去后,一具枯槁的尸体从黄沙中显露出边角。

周泽楷率先赶到,伸手一拉,alpha的力气不容小觑地将尸体整具拉出,盖在尸体上的黄沙簌簌地下落,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小沙丘的危机,向左跳跃,alpha优秀的体力使他成功到达另一个沙丘上。

就在他拉着尸体落下的瞬间,原本的沙丘轰然倒塌,黄沙散在原本的黄沙上,沙丘顶端一具具尸体姿态不一地交叠在一起。

喻文州等人随后而至,饶是诡异如魔术师王杰希,也被这样的场面惊到。

张佳乐快速地取出小威力手雷向旁边的沙丘投掷。黄沙被手雷炸开后,不约而同地显露出掩埋着的尸体。

“害怕吗,瀚文?”喻文州尽力温和地说。

黄少天面上不显,却是担忧地扣住卢瀚文的肩膀。

“不,我不怕。”十四岁的少年角色有些苍白,依然摇头否认。

黄少天松开手:“回去以后,我找张新杰给你看看啊。张奶妈虽然看着瘦弱,奶水可……”

“少天,”喻文州制止他,“大家都帮王杰希确认一下尸体的身份。瀚文,你跟着你黄少。”

黄少天和卢瀚文在一座尸山上,不停地对尸体取样,然后放进随身鉴定机里。

突然黄少天用没有碰尸体的手遮住卢瀚文的眼睛。卢瀚文没领他的情,扒开他的手指,正准备取样的那具尸体不大,看起来只有十一二上下,和卢瀚文差不上多远的年纪。另一具已取完样的尸体似乎是他的母亲,正牵着他的手。

卢瀚文的父亲曾是一位军人,退役以后做些货物流通的生意,他的母亲则是在他出生后不久,死在了星际旅途中。从小就没有母亲,见到父亲的频率也低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但是对父母的向往,他并不比别人少。

黄少天看到卢瀚文的眼睛泛红:“想知道是谁做的吧,想替他们报仇对吗?”

卢瀚文重重地点头。

“我们会做到的。”黄少天手边不停。他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刃,闪着森冷的光芒。

“结果出来了。”王杰希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过来。

【喻黄】夏日晴空(ABO)chapter3

改完了~把完整的传上来
手速慢(ノ=Д=)ノ┻━┻
本文大概保持3天一章的更新速度(○゚ε゚○)
被小可爱关注了,有点高兴(๑•̀ㅂ•́)و✧
本章出场cp:喻黄 双花
全文cp除了以上还有周叶,其他自由心证
(〓 ̄(∵エ∵) ̄〓)(〓 ̄(∵エ∵) ̄〓)正文的分割线(〓 ̄(∵エ∵) ̄〓)(〓 ̄(∵エ∵) ̄〓)
    王杰希的声音经过联络器有点变质:“东边发现尸体,速来。”

    因为卢瀚文意外出现,黄少天和喻文州收到消息慢了一步,他们三人到达王杰希在的位置时,张佳乐和周泽楷已经到了许久,王杰希戴着手套正在检查尸体,或者说在检查骷髅。

    “腐烂程度你们也看到了,只剩骨头了,第一性别是女性,第二性别无法判断。”王杰希仔细的捧起她的头颅。“你们看”他指着头骨靠后的一处裂痕,“这个大概是她的死因。”

    周泽楷指了指桌角,那里有一片不明显的掉落。

    “应该就是这里了,她的头敲在了这里,造成颅骨破裂。”王杰希肯定他的意思。拿出一把小刀在骷髅的关节处刮了几下,用小碟子接住掉下来的粉末,放进随身鉴定机里。

    黄少天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凝重,喻文州轻笑了一声,挨个注视归根的队员们:“在结果出来之前,我们先猜测一下,她死了多久吧。我先来,从亚季的城市布局来看,我们现在的位置是人口密集度最高的地方,尸体出现在这里,应该不出三天就会有人发现,所以这个人如果不是在这里时就已经是骷髅,那么就是她死的时候,已经没有人顾得上他了。换而言之,就是她死的几天内,这里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小周和王上将也确认过了,这里是第一现场。”

    “刚才小卢在的商店里,货物都是一年前的,说明一年前亚季城里还是有人的,可以初步判定这个人死亡时间大概在两年之内,一年之前。可是,一年的时间,能够腐败到连肉丝都不剩下的程度吗?”黄少天插话提问。

    “所以,尸体应该是被处理过了。”喻文州回答,“那么到底是用什么处理的?”

    王杰希的眼里不断跳跃着随身鉴定机屏幕上的文字:“古地球的武侠小说里经常会有人杀人之后,往死者身上倒化尸水,死者变为一摊枯骨的情节,这些化尸水几乎就是强酸强碱类的化学试剂。”随身鉴定机适时发出提示音,打断王杰希的科普。“结果出来了,被害人叫娜塔莎,是个omega,按照推断的死亡时间,死亡时28岁,就在死亡的不久前,与她的合法配偶,一个alpha共度过发情期。”

    房间外面突然开始刮风,细细的黄沙被风卷起来在天空中胡乱的舞蹈。此时正午尚未过去,天空被风沙遮掩了个彻底,一片昏暗。

    “黑风暴。”王杰希瞟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陈述,“我们运气可真好。”

   黄少天舔了舔嘴角:“乐乐,你还真幸运E啊,出来必逢大事,黑风暴的掩盖作用,比你那个百花式要厉害多了诶,完全没有办法看清东西哦。”

    “少天。”喻文州笑眯眯地开口。“我们带出来的补给能够用几天?”

    “一周足够了。”

    “现在还不是风季,黑风暴过两三天会消失,不过风季也不远了,一个月之后,风季一定会来,那时候的黑风暴将会持续很久,也许会把这里彻底掩埋。。”王杰希补充。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这个月之内,在城里有所发现,下个月之前我们必须离开对吗?”喻文州不知从哪掏出了根笔,灵活地用笔打着圈儿,“压力有点重呢,不过大家都是精英,我相信我们可以轻松完成。”

    周泽楷盯着卢瀚文不放,虽然周泽楷长的是公认的帅气,卢瀚文还是被他看得瘆得慌:“前辈,你别这么看着我。压力好大的。”

    黄少天揪着他的领子往自己身边拉:“小卢啊,你小小年纪的,就知道美色的诱惑了啊?你黄少我看你的时候,你都没压力,换成小周就压力山大?小卢你这样不行啊,等你上了战场,人家使个美人计,你就变垃圾了,怎么能行。”

    “黄少,你让前辈这么盯着你啊!”卢瀚文炸毛。

    “小周,小卢是第三防区军校的学生,误入传送阵到这里来的,不是敌人。”喻文州解释后周泽楷果然移开了视线。

    “我去,小周原来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他看上了我们小卢,虚惊一场。”黄少天愉快地收到了卢瀚文嫌弃的眼神。

     被风沙困在房中的感觉显然很难受,尤其是活泼如黄少天一样的人,百无聊赖之下,黄少天选择和卢瀚文一起刷论坛。

1L 一闪o一闪0亮晶晶
大家都知道的啦~
特大好消息啦~
wjx上将最近外调出任务去啦~
该欺男的出来欺男~该霸女的出来霸女~

2L 发出庙庙庙的声音
呦呵!截图了!
震惊!第二防区对长官王大眼不满已久,竟是因为……

3L 星星之火
ls我见你眉清目秀,根骨清奇,乃是百年不遇的武学奇才,跟我去ux震惊部上班吧!

4L samara
香蕉葡萄火龙果,辣条瓜子矿泉水,来,这位乘客,jio收一收

5L 干姜
2L出来!放学竞技场!

6L 发出布星的声音
你说来我就来啊(๑•́ωก̀๑)才不。略略略。

……

【第五军校】繁花那些事
1L 落花落花
第五防区的zjl学长是不是还单身啊!
好帅ԅ(¯﹃¯ԅ)想(¦3[▓▓]他!!!
求联系方式!

2L 落花正在磨刀霍霍
ls别想了,知道szp学长吗?

3L 落花落花
所以说是脱单了吗?!

4L 百花撩乱
lss知情人?求扒szp和zjl!以及求zy和第三防区出身的yf!

5L 落花狼藉
ls不是本尊吗?

6L 眼花缭乱
ls如我ID,lss是百花撩乱不是百花缭乱

……

    黄少天嘀嘀咕咕:“这都多少年了,还惦记着呢。”

    “你在说什么?”王杰希正在整理带出来的补给,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二乐乐呢?”

    “楼上窗边发呆。”

    “我去找他。”黄少天窜上楼梯,“小卢你看着点,联盟的老父亲~”

     王杰希显然已经对垃圾话产生抗体了,完全没有产生任何反应。

     黄少天上楼的时候,张佳乐正对着窗户外飘着的黄沙发呆。“想什么呢,二乐。”

    “一边去,乐爷不跟小孩子说话。”张佳乐嫌弃地看他一眼想继续发呆。

    “又想孙哲平啦,真不明白你们。”黄少天撇撇嘴,“你说,这个地方还有活人吗?”

    “你是说亚季还是5号星球?”

    “当然是亚季了。不说别人,老叶肯定还活着。王杰希说他面相富贵,能长命百岁。”
  
   
  

【喻黄】夏日晴空(ABO)chapter2

大家端午节快落~吃粽子了吗~( ̄▽ ̄~)~
cp预警:喻黄 双花 周江 其他cp自由心证
有小卢出没~( ̄▽ ̄~)~
(〓 ̄(∵エ∵) ̄〓)(〓 ̄(∵エ∵) ̄〓)分割线(〓 ̄(∵エ∵) ̄〓)(〓 ̄(∵エ∵) ̄〓)
趁着喻文州洗澡的空档,黄少天又独自一人看了一遍定位。

在定位从曲线变成直线之前,还发生了一次变化。叶修的移动路径幅度和频率突然都变大了。哪怕是刚从训练营出来的新人,都不会以这样冒险的方式行动,叶修虽然强力但并不是一个大意的人。以他的谨慎,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麻烦,就是那时带着定位器的人已经改变了。

特别行动组的跃迁舱降落在5号星球的神之领域,这是一片处在大陆中心的沙漠。黄少天打开舱门的时候,恒星正巧被地平线分成两半,喻文州看见门口少年模样的将军站在恒星的中心,金黄的发丝带着恒星的光晕,而那人的面容隐没在黑暗中。

舱门口的黄沙上带着一层白纱,这是神之领域沙漠里极少的水雾,喻文州的通讯器响起来,张新杰的声音毫无失真地穿越数十光年而来:“现在是神之领域的早晨5点18分,比你们预计的到达时间晚了3分钟。”

舱门离地面尚有一层楼的距离,旋梯还没有放下,周泽楷站在舱门边,一脚踩空,碎霜荒火悍然开火,粒子枪冰冷的光束打在沙子上,霸道的力量将周泽楷下落的身躯托住,随着碎霜荒火的力量减少,周泽楷轻缓地落在地上。

黄少天朝周泽楷吹了声口哨,转身对王杰希挑衅:“magic王杰希,来玩吗?”说罢一个翻身轻巧地落在地上。喻文州敏锐地看见黄少天落地的不远处,沙子闪动了一下。只见黄少天的手在裤腿旁边摸了一下,冰蓝色的匕首已经插在闪动的沙子上,不一会儿,黄色的沙子就被染红了一道。

黄少天走近几步,拔出匕首,被横着切开两半的响尾蛇尸体躺在翻开的黄沙里:“哥什么身份呐?一趟任务几十万上下,居然跑来这里切蛇?”

“垃圾话有用吗?”王杰希以极其吊诡的走位从放好的旋梯上走了下来,此时喻文州才刚走到旋梯中间的位置。

“有啊,你看刘小别……”刘小别隶属第二防区,王杰希的心腹下属,和黄少天年纪差别不多,实力稍逊黄少天,两人同时参加了第六届星际格斗赛,战至车轮战末尾时,刘小别受黄少天的垃圾话影响,没有及时察觉黄少天的偷袭意图,仅有的差距被无限拉大,憾负黄少天。

周泽楷站在王杰希和黄少天中间,显然不准备插嘴两人互飙垃圾话。张佳乐拖着自己的武器刚走出舱门,虽然看他的样子,就算是在周泽楷的位置上,也只会鼓掌吃瓜。喻文州无奈的地开口:“少天,我们先准备扎营。”

“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喻文州坐在帐篷的门口问。扎营的时间里,王杰希坐着他扫把模样的平衡车在周围查看了一圈。

“4点钟方向约两千米的地方有一处现代城市遗迹。10点钟方向出现海市蜃楼。”王杰希边把平衡车收好边说。

“离我们最近的城市亚季,两个月前还有在联盟提交报告的记录。张佳乐,你负责隐蔽营帐,其他人穿上防辐射服去看看。”喻文州皱眉,发生了什么事?亚季突然废弃,联盟一点消息都没有。

“王杰希,你要不要算一卦?”黄少天拍拍王杰希。

“我不会算命。”

“上次还看到你包里有本面相学,来来来,看看乐爷的脸,是不是旗开得胜?”张佳乐不知甩了什么出去,帐篷上布满了黄沙,不一会帐篷就和沙子融为一体,再看不出来分别。

王杰希觉得这两人真烦,王杰希满脸冷漠。

平衡车车速很快,没多久就到了亚季的边缘。喻文州手持辐射探测器在路附近的建筑物上扫了扫。“没有超标辐射。小周,看看。”

周泽楷走出几步,拔出碎霜和荒火借助后坐力升上半空,辐射探测器和生命探测器的光芒一瞬间扫过全城。“都没有。”

“到市中心看看。王杰希从东去,周泽楷去西边,张佳乐从北边走……”喻文州顿了顿,“少天和我走主干道吧。”

主干道上的车辆整齐有序的排着,大部分车门还敞开了一半。“下车的人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从车里走出来,这么大范围的话,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奇异的现象,之后他们就不见了。”喻文州说。

黄少天借助外墙的砖缝,灵活地爬上了旁边一座房子的楼顶,转了几圈,又跳回喻文州的身边:“根据这座建筑的破损程度和这里道路的黄沙堆积厚度,这里至少废弃了一年。”

“叶修的定位显示他来过这里,如果是他本人的话,发现这种情况,一定会报告联盟,让嘉世派出更多的人。但是什么都没有,有两种可能性,要么他本人并没有到,要么他来到这里时,已经没有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不论是哪种情况,都证明……”

“我们已经在敌人的掌控范围内。”黄少天接上喻文州没说完的话。

“全员进入一级戒备。”喻文州迅速向其他人传送指令。

空气里突然飘起冰冷的味道,像是冬日的积雪,但莫名的让人觉得甜甜的,想要占有,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少天,把这个先吃了。”

黄少天脸上飘红,他的发情期到了。作为一个omega能够在军队中居于上位,必是有过人之处,比如张佳乐,他能够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把信息素作为武器,迷惑对手,黄少天则拥有不亚于alpha的武力值,大多omega在发情期内手脚虚软,对于外界的任何变化毫无反抗之力,黄少天在发情期内更是凶悍,稍有一点触碰都会被教训一顿。发情期早就无法对黄少天自己造成困扰,处于发情期时出任务对于他来说,也家常便饭,但他自己不困扰不代表不会对别人产生影响。

本次任务的小队除了张佳乐是个omega和bate王杰希以外,还有喻文州和周泽楷两个货真价实的alpha,他们都有可能受到黄少天的影响陷入被动发情。之前的任务,由于他机会主义的战斗风格,几乎没有与队友合作的机会,自然不会考虑到这些。

“谢谢。”黄少天从喻文州的手里拿过药瓶,取出两个药丸咽下去,碎碎念:“联盟真过分,不知道发情的omega很娇弱的吗?每次任务都碰上发情期。”

“需要水吗?”喻文州从背包里拿出水打断他。

黄少天摆摆手,正经过一个商店前,他突然安静下来,停在入口处,冲喻文州打了个有人的手势,就闪身钻进货架,躲在两个货架的夹角处。

脚步声渐渐接近,在来人走过转角的瞬间,黄少天敲碎玻璃药瓶,用尖锐的碎片抵住那人的颈动脉,反剪住他的双手,压低声音:“老实点,小心你的血管,转过身来。”

那人转身的刹那挣开了黄少天制住他的手。不过黄少天显然早有准备,他并不是像第十防区的韩文清那种力量型的攻击者,机会主义者干的最漂亮的就是抓住机会制敌于死地。面前这个未知身份的人显然也是出色的机会主义者,不过比起黄少天这种能当得起联盟第一的机会主义显然还差一筹。黄少天在碎玻璃离开这人的脖子后迅速预判了他接下来的行动,碎玻璃直插他的太阳穴。

锋利的玻璃边缘堪堪划破了皮肉时顿住了。“黄少?!”这人惊诧地出声。

“小卢?!你怎么会在这里?学校放假了?”黄少天也很意外,“队长,进来,军校的小卢你认识吗?”

喻文州几步走进来:“瀚文?你不是放假回家了吗。”

“我去找小别前辈了。”卢瀚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刘小别家也是在第二防区,离这里很远呢,遇上了什么让你和他分开了?”

“小别前辈突然接到任务去灭火,我就跟着他一起去了,在火场里有一块很干净的地方,我踩上去的瞬间就到了这里。”

“你过来几天了?应该没有看见过活人吧。”喻文州后半句很肯定。

“两天了。确实一个活人也没有,这里的食物全是一年前的,连米都变质了。”卢瀚文瘪瘪嘴。“黄少,快点给我好吃的。”说着就去掏黄少天的口袋。

“喂喂喂!你掏的可是星际格斗赛金奖的口袋,有你这么嚣张的吗?有吗有吗有吗?”黄少天伸手胡乱地阻止他,显然是在放水。

联络器突然响起来。黄少天脸色微变,喻文州一脸严肃地问:“瀚文,我们的任务可能会让你永远留在这个星球,你现在可以选择回家或者跟我们走。”

黄少天看着他,联络器不断发出刺耳的尖鸣。

14岁的少年搓了搓手:“我可以留下来吗?”

喻文州温柔地笑着点头。

“那我要留下来。”

黄少天一脸嫌弃:“你可不要拖累本剑圣。”

“什么嘛什么嘛,我可是将来的剑圣,黄少你要努力哦,不然马上就会被我超过啦。”

黄少天揉了揉卢瀚文的头发:“等你比我高了再来说这句话,小兔崽子。”然后接通了联络器。

卢瀚文感觉到身边的人的身体渐渐紧绷起来。

【喻黄】夏日晴空(ABO)chapter1

也许小学姬文笔??
本章出没cp:喻黄
全文出没cp:喻黄 双花 周叶 其他自由心证
lof第一次发文好紧脏
(〓 ̄(∵エ∵) ̄〓)(〓 ̄(∵エ∵) ̄〓)分隔符(〓 ̄(∵エ∵) ̄〓)(〓 ̄(∵エ∵) ̄〓)
荣耀联盟,第三防区要塞。

喻文州在一群身着深蓝色军装的新兵面前微笑:“恭喜各位通过第三防区初训,希望诸君成为要塞牢不可破的一部分。”

新兵们扯着嗓子回应:“是,长官。”

宋晓一脸严肃小跑过来,抬手向喻文州敬礼,得到喻文州的回礼后,贴在他耳边:“上将,嘉世特别行动组任务失败,叶修上将失踪,联盟调走您寻找叶上将的下落。”说着从军装的口袋中抽出任命书。

关于成立归根特别小队的决定

为寻找嘉世防区上将叶修,联盟议会特成立归根特别小队,根据各防区情况,决定如下:
第三防区司令喻文州上将出任队长,与第一防区上将周泽楷、第二防区上将王杰希、第五防区上将张佳乐,第四防区少将黄少天组成小队前往嘉世第五号星球寻找叶修。
成员信息参见附件一。

喻文州坐在跃迁舱中,盯着面前摊开的任命书思考。叶修,同时拥有alpha的力量与omega的创造力的男人,荣耀联盟实力最强大的上将。嘉世第5号星球里究竟有什么,能让这样一位堪称军神的男人折戟?

光脑停留在荣耀联盟军部论坛的界面上。论坛置顶《今天的omege也是一如既往的凶(话)残(唠)》。什么情况?这楼主家omega和自家alpha亲热的时候不停地循环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我哪里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你哪里都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了吗?喻文州抱着好奇心点了进去。

1L 黄少你好帅

lz要吐槽防区里的一个omega。
虽然这个时候了,大家都说ao平等嘛,不过军队这种地方还是绝大部分都是a。防区里omega有多稀少大家都懂的,有omega不追脖子上怕是顶的西瓜。尤其是我们防区的omega还帅得不行。

2L 笑歌自若

lz说笑呢,再帅的omega帅得过第一防区的zzk吗?

3L 笔言飞

2L别打岔,lz别废话,快说到底什么事。

……

50L 黄少你好帅

然后大家都喜闻乐见的a追o。本来不应该是a趁o发情期,迅速滚上床,信息素乱飞,完成生命的大河蟹的吗!!!

可是我们区的h(就是omega),他完全不按常理来啊。

某次他发情期,跑来训练场,一个仰慕他好久的A当场就跪地求婚了,等好久没回应,A情难自禁地想拉h的手吻h。结果……

说好的声娇体软一推就倒呢!说好的甜甜蜜蜜牵手接吻滚床单呢!哦,床单滚了,只有A一个人在滚,以地为床,天为被。

h他一拳就把a抡在了地上。一边打一边还不停地冒垃圾话: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觉得哥的味道很好闻,想上哥?哥同意了吗同意了吗?你上司是谁啊?让他和你加训一周吧。

80L 枪淋弹雨
    
压力山大啊……

93L 一枪快来穿♂我
    
lz说的是第四防区的hst吗?

94L 你是我的o.0

心疼A,追o不成反加训。

99L 王不留行

    ……

第四防区的黄少天?喻文州翻开春易老拿来的附件。黄少天 男性omega 第四防区最高指挥官,25岁。第三防区军校第28届近战系毕业,导师魏琛。父亲不明,母亲已亡故。第六届星际格斗赛金奖。

又是一个星际格斗赛金奖!星际格斗赛三年一次,如今刚举办七届,一名军人只有一次机会参加,经过一轮丛林法则组队赛,一轮车轮擂台赛后还能保持不败才有机会问鼎金奖。最近一届是两年前周泽楷夺得桂冠,而张佳乐、王杰希又分别是第三届和第五届金奖,再加上自己第四届金奖得主。以及任务原因叶修第一届金奖得主,七个金奖只剩下第十防区的韩文清没有来。喻文州拧眉,叶修去执行了什么任务,他还在5号星球上吗,或者已经死了?

第十防区边沿地带看过去,一个位于另一条旋臂正中的星球布满红色的铁甲,看上去十分夺目。按照编号命名规则,这里处在第八防区和第十防区之间,应该是第九防区,但这里叫嘉世。联盟成立之初,这里是最繁华的地方,同时也驻守着联盟最有实力的军队,百年过去,嘉世不减昔日风采,指挥官继任者叶修,第一届星际格斗赛的金奖获得者,军校多项记录保持者。

跃迁舱被嘉世要塞伸出的机械臂膀稳稳地接住。舱门还没打开,喻文州就听见远远地传来一个陌生青年的声音:“乐乐,来再赌一把吧,赌谁在这个跃迁舱里。”

“肯定是王杰希。”这个声音喻文州认识,是张佳乐。

张佳乐和同行人走至舰桥的尽头时,跃迁舱门正好打开,三人迎面相对,喻文州抬手敬礼:“第三防区,喻文州。”

那青年捂着肚子笑开了:“乐乐你这都什么鬼运气,上一把三分之一你没猜对,这把就王杰希和喻文州,百分之五十你还没对。”

张佳乐一张略带忧郁的脸上充血:“黄少天你少说两句会死吗?”

“不会,但是会很无聊。”黄少天抬手回礼,“第四防区,黄少天,喻师兄,久闻大名啊。”

说起来巧合,喻文州也是第三防区军校毕业,比黄少天大两届,导师也是魏琛,但是从来没见过。校园里两人受魏琛教导时,课程安排错开他们,在军中任职后各防区负责人定时述职时间也不在一起。

就这一会,王杰希的跃迁舱也到了。王杰希刚踏出舱门就被黄少天糊了一脸:“王杰希你出门之前是不是掐指一算,此时出门恰好能撞见你帅气的黄少啊。”

“我不会算命。”王杰希式冷漠.jpg

“你那大小眼,一看就是窥探天机过多……”

话唠是真的话唠。喻文州想。

“接下来分居住区吧,虽然只在要塞一天。”喻文州站在会议室前方。

“我和喻队多年师兄弟情谊,当然要住一起啦。师兄你说是吧。”黄少天很捧场。

张佳乐脑后小辫一甩:“烦烦你懵谁呢,你和你家师兄第一次见面,哪来的师兄弟情谊。”

“哥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队长当然和我有深厚的师兄弟情谊了。”

“行了,那就这样吧,少天和我住,张前辈和王上将一间房,小周一个人。”喻文州笑着岔开黄少天和张佳乐。

刚走出会议室到达一个转角,喻文州面前一道寒光掠过。黄少天手里一把匕首停在他脖子不远处:“来两下?”

不待人反应,一拳朝喻文州的脸上挥去。他慢腾腾的偏头躲过,小臂上已经被黄少天的匕首浅浅的拉了一道长口子。

“还继续吗?”

黄少天一笑,随手把匕首扎在墙上。报警器响起刺耳的声音。

内警卫队的脚步声快速由远及近,黄少天和喻文州大眼瞪小眼。最先到达的警卫队已经可以看到衣角。

喻文州拔出匕首,捂住黄少天的嘴,带着他藏进一个角落里。

警卫们窸窸窣窣寻找了一阵,一个警卫站在他们的不远自言自语:“报警器又出故障了吧,什么都没有啊。撤了撤了,白忙活。”

警卫们全部撤离后,黄少天从角落里跳出来:“惊天大垃圾。有这种垃圾在,叶修都救不回嘉世。”

“少天是不满意我做队长吗?”喻文州理了理军服。

这个人走出会议室就想到自己会偷袭吧,不然凭打斗间他躲闪的速度,开始那一刀他就没办法躲过。黄少天这么想着:“没有啊。”

进到房间里,黄少天就开始翻自己的行李,最后从行李底翻上来一盒东西递给喻文州:“队长,给你的。”

喻文州看着盒子上一行小字:“omega专用。”“少天准备给我用?”

黄少天定睛一看:抑制剂。连忙想抽走:“队长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声音突然中断,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手掌里写下:有人来了。

“咚咚”门被敲响,“开门,周泽楷。”好听的声音传来。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手,拉开门。门外的人不止周泽楷一个,张佳乐和王杰希都在。而最后的那个人让黄少天瞪大了眼:“老叶?你不是失踪了吗?西装领带一穿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啊……”

周泽楷打断他:“不是前辈。”

“哈?小周你什么意思?”

“我是叶秋,叶修的同胞弟弟。”叶秋眼下有点青黛,从包里拿出一块芯片,“这里记录了我哥在5号星球失踪前的活动。”

喻文州柔和地笑:“我们会找到他的。”黄少天拉着王杰希:“诶,叶弟弟,你放心吧,看老王这个一看就是神棍的大小眼,让他给你掐指一算,老叶就找到啦。”

王杰希难得没有反驳黄少天的话。

“那我先走了。”叶秋似乎很忙碌的样子。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跟出去。

喻文州打开光脑,把芯片放进去。定位红点在5号星球上开始曲折移动。几乎绕5号星球半圈后开始直线移动。

“这里的老叶应该就不是老叶了吧。”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喻文州没有出声。

红点快速地以直线移动,偶尔改变一下方向,最后彻底停住了。

喻文州起身:“少天再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