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花

cp向喻黄双花,不接受拆逆
我可以单身,我cp必须结婚
糖糖糖糖(〓 ̄(∵エ∵) ̄〓)应该不会发刀(喻黄都能虐还有什么不能虐的吗??)
如果……前后矛盾,大概只是我忘设定了(´°ω°`)↯↯

【双花】七夕贺文·花开(上)

这是肉,我的悲剧手速使我来不及开它 ( ̄ε(# ̄)☆╰╮o( ̄▽ ̄///)
大家七夕节快乐,还有孙哲平大神,生日快乐!
(〓 ̄(∵エ∵) ̄〓)(〓 ̄(∵エ∵) ̄〓)正文(〓 ̄(∵エ∵) ̄〓)(〓 ̄(∵エ∵) ̄〓)

    “冠军是……中国队!”
   
    “请问张佳乐大神,第一次获得冠军是怎样的感受?”记者们堵在场馆选手通道的出口,推搡着往前挤。队长喻文州和领队在队伍正前方准备去往记者会现场,显然他们面前也是拥挤着的记者们。
   
    “喂喂喂,你们都不来问哥的吗?我可是准备了很久的,最后一击还是我动的手,你们这样冷落我,心不痛吗?”黄少天看张佳乐出神的样子侧身走过来接住记者的话。
   
   “有什么问题请在稍后的记者会上提问,我们会尽力回答各位记者。”在前方的喻文州停下来解围。

“请问张佳乐大神夺冠后有什么想说的?”显然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好奇的事情。

张佳乐站起身:“我一直都相信,我们能够获得冠军。”

“昨天义斩的孙哲平大神来到了苏黎世,请问您知道吗,您有什么想说的吗?”记者继续问。

“没能和大孙一起拿到这个冠军,我很遗憾。”张佳乐面色平静。

记者会持续了很久,终于到了尾声。

张新杰站起来:“请问各位还有什么需要提问的吗?”

鸦雀无声。张新杰并不是国家队的队长也不是领队,突然站起来说这么一句话,众记者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没有的话,张佳乐前辈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我张佳乐,从霸图退役,下个赛季起将不再参加联盟的比赛。”张佳乐一石激起千层浪,安静下来的记者会现场重新沸腾。

“请问张佳乐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请问张佳乐作这样的决定有事先通知过霸图战队的其他人吗?有通知过国家队的其他成员吗?”“请问张佳乐是要再重复一次之前从百花退役后在霸图复出吗?”“请问张佳乐有计划退役后从事怎样的工作吗?”

张佳乐左手握住因比赛激烈不住痉挛的右手:“我的年龄已经步入了职业选手的暮年,退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我已经与国家队的队员以及霸图战队的队员们商量过,并且得到了他们的肯定,我不会复出第二次,退役后的工作还没有具体想过。”

记者们疯狂拿着自己的本子记录着,新闻官示意喻文州结束记者会。喻文州接上张佳乐的话:“感谢各位以及各位的报社、读者们对于我们国家队的关心,比赛刚结束,队员们需要休息,我们的记者会到此结束,如果各位还有想问的问题,欢迎在我们回国后致电联盟。”

回到酒店,张佳乐脱下队服外套坐在床上,退役并不是夺冠后才想到的,早在邀请赛进行过半时,他就发现了自己右手的问题,敏锐如黄少天也迅速地清楚他的病情,虽然他并没有声张,但是两人频繁出入队医的房间很快就被其他人发现了。所有人都明白这场比赛对他的意义,没有人阻止他的疯狂,叶修当时随意瞥了眼检查结果,把那张纸丢给他:“哥没带帐号卡,不过你要是真不行了,百花缭乱哥用着也没差。”

真幸运,他坚持到了最后,迟来的冠军,终究还是到了他的手里。记者会上记者问他想说什么,他看着摆放在正前方的奖杯,恍惚间只想流泪。回到了一个人的房间,恍如梦境。

门外人的敲门声响了几回,张佳乐才回过神来开门,门一开,来人就扑住他:“乐乐乐乐,来来来,恭喜你,一偿夙愿,退役了,可以喝酒啦哈哈哈哈。”

一看这个话量就是黄少天,他提了一打啤酒过来,身后还跟着个人——孙哲平。

张佳乐拉开易拉罐递给孙哲平,转头问黄少天:“你要不要?”

“不了不了,我喝不了,百分百酒精过敏,再说了冠军这东西不嫌——呸呸呸,等哥退役了,也要喝得大醉一场,去医院急救也认!”

“little boy。”张佳乐白了他一眼,“你乐爷今晚就可以放开嗨!”

“靠靠靠靠!能喝酒了不起啊!”黄少天还想再多说着什么,喻文州正好路过:“少天?你在干什么,回房间了。”剑圣大大就被他家的术士拐走了。

孙哲平关上门,拿起啤酒,和张佳乐碰杯,一口喝尽。

张佳乐把易拉罐随手丢在一边,靠近他,脸色微微发红,是有了几分醉意,不过没有醉倒。“大孙!我得冠军了!”

“嗯。”孙哲平少见的有几分温柔的神色。